When The Current Takes You Under Chinese Version
sognagil
Summary: Translated from JGRhodes's wonderful story "When The Current Takes You Under" into Chinese. This is such a beautiful story."When John was a little boy he loved the sea. It was beautiful and terrifying but he loved it with all his heart. Then he met a man named Sherlock Holmes. M for Mature."

原文FF地址:http://www.fanfiction.net/s/8129182/1/When_The_Current_Takes_You_Under

我的FF.net用户名:Sound of Her Wings 地址:http://www.fanfiction.net/u/3757763/Sound_of_Her_Wings

当水流带你沉陷
(When the Current Takes You Under)
作者:JGRhodes
翻译:Maria J Ma
~~~~~~~~~~~~~~~
已授权 :)
授权:“Hello! I love your stories, especially "When The Current Takes You Under"! It made me laugh and made me cry and I love it so much! Can I have your authorisation to translate it into Chinese for more people to read? Please?”
--Sure! I'd love that!”
~~~~~~~~~~~
译者的话: 第一次尝试翻译M-rated无力,非常感谢MariaSusanWhite和Chris翻译我完全束手无策的smut部分!还有感谢伟大的beta, MariaSusanWhite! 鞠躬致敬!
~
A/N: 警告:尝试的自杀。
当John是个小男孩的时候,他爱大海。班里很多很多的小男孩梦想可以成为宇航员,橄榄球员或者摇滚明星,可是John只想去遨游波塞冬的黑暗领域。
在John长到可以说话的时候,爷爷已经年龄很大了。他会把John抱到膝盖上,给他看大海和其他地方的照片,带着明朗的笑容讲述他做海员的日子。当John四岁的时候,他把泰国,印度和意大利的海岸了解的比泰晤士河还清楚。
“记住啦,Johnny,”爷爷会说,“大海可是一位多变的情人呐。”
“为什么?”他会问,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椅上晃荡着小小的腿。
“如果你爱上了大海的话,你就不能爱别人了。她不会容忍的。”
他的确爱她。他爱他的每一英寸——咸咸的水,海草,藏于之中危险而美丽的生物。他爱泛着白色浪花的蓝绿色海水,爱他们催眠般的涟漪,每次都让他一下迷恋好几个小时。他爱那些狂野的暴风雨,咆哮的狂风。他把自己的爱献给了她,很多很多夏天都呆在她凉爽的怀抱里。假期过后,他总是被晒黑了好几层,海的味道留在他的身上,好像第二层皮肤。
当他长大,这种爱丝毫没有改变。在阿富汗的许多夜晚,他总回忆海浪冲刷着他的腿,脚丫陷进潮湿的沙子的感觉。他怀念这感觉。即使是现在——当伦敦使人上瘾的烟雾侵入了他的肺——他还是渴望那咸咸的,甜美的海风。
然后他遇到了一个人,他的眼睛是海的颜色——那种让他一见钟情的狂野的蓝绿色,他的脾气也如同海的脾气。苍白的皮肤好像黑暗的海面上闪烁的月光,与海一样多变而不可捉摸,甚至更加喜怒无常。这个人一刻还在狂怒,如同风暴对船般对待周围的东西,而下一刻就可能一下子变得平静,一动不动。这是John所见过的最美的事物,他被Sherlock Holmes那如自然般的力量深深震惊。
接下来就是那些冒险,奔跑与大笑;科学家与狂人,而在这中间的某个地方,他完全坠入了爱河。
他觉得Sherlock从未去过海边这件事实在是太耸人听闻。这真的十分困扰他。“沙子太多。”他的朋友曾经说。
在所有疯狂和胡扯之后,他决定他应该找几天功夫休个小假。不是什么太远大的东西,只是远离一点那些混乱,电话和无休止的眼神……
所以他开始攒钱,买便宜的洗浴用品,少和Mike出去喝酒,等待着适宜的时刻。
他全是自己规划,租了一辆车,定了一间海边的小木屋,把时间表检查了一遍又一遍,直到他那精确的军队练成的脑子确认了没有任何事会出错。他忽视出现在信箱中的未署名的信件。当然那是Mycroft,试图给他去波拉波拉岛之类地方的机票。混蛋。
他在诊所请了假,向Sarah保证说一周就会回来,吻别了Hudson太太,然后跳进了车,Sherlock坐在副驾驶。他们走了景色好的一条路,John欣赏着城市的喧嚣被乡村的色彩所替代,然后是一片平原,然后,终于,是海。
木屋很可爱,有小小的通向海边的台阶,装满食物的厨房,和一间卧室——正是他想要的。
他把Sherlock留在客厅,给自己做了晚饭。他坐在秋千椅上看着海浪,想到了早已去世的爷爷,和他们在类似这样的时刻所共享的爱,让世界看起来很好的一份平静。 应该有更多这样的日子的,他想。
他整理了厨房,刷了盘子把它们放在架子上晾干。他带着Sherlock去卧室。那天晚上他在他的身边睡得很香。
之后的四天也想这样过去。他醒来,吃早饭,走到海边,把Sherlock留在屋里。他几个小时盯着水面,听着海鸟在他头顶叫。虽然正值盛夏,这里却没什么人。一位女士带着狗每天早上十点整跑过他的身旁。他对她微笑,冲着她挥手。这是他唯一的社交活动。
第六天来了一阵可怕的风暴。大海变得黑暗而汹涌,如同一条毒蛇向他喷射毒液。他下定决心,是的,现在是个合适的时候。不能再拖下去了,这不会让他感觉更好受。
他把Sherlock带到外边,顺着台阶小心翼翼的走下去,走过湿漉漉的沙子,直到他们来到水边,被潮湿的海风浸透。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,把他所爱的人抱在怀里。血液冲上他的耳鼓,然后他打开了容器,任随狂暴的风把他的骨灰卷进大海。
写着Sherlock Holmes的墓碑下面没有尸骨。他对这一点倒是心存感激。他做过可怕的,恐怖的噩梦,在梦里,Sherlock漂亮的蓝眼睛被虫子吃尽,修长的手指化为白骨。
当他知道的时候他差点掀翻了第欧根尼俱乐部。是Molly透露了——“尸体被火化了。”——然后他打电话给Mycroft,冲着电话尖叫出他的愤怒和悲伤,直到Mycroft发了慈悲,问John要不要保存Sherlock的骨灰。他想到那些夜晚,当他睡在Sherlock的墓碑旁,抓着泥土,希望能挖进棺材里面,和Sherlock在一起,然后死去,只是死去,和这一切再无联系。
他想把Mycroft那油滑的舌头拽出来扔掉,但是还是接受了他的提议,于是Sherlock Holmes又是贝克街221B的居民了。
或者他曾经是。
现在他成为了大海的一部分。当海水在他周围起伏的时候,John决定,他挺喜欢这一切的对称的美。最初和最后的爱结合在一起,而在他生命的悲剧落幕前,只有一件事需要去做了。
与大海融为一体。与Sherlock融为一体。
他们现在是一个人,同一个人了。
他蹚进水里,感受到海浪如同千万只手牵扯着他的身体,当水流带他沉陷时,他笑了。
他痛苦至极。
他的喉咙在燃烧,他可以尝到口中的咸水,感受到眼皮后面它的针刺。他浑身充满了水,他感受到疼痛。
如果这就是死亡,那么有人对他撒了谎。
在他感觉的边缘他听到了海,听到了雨点打在木屋上,还有人在叫他的名字。叫声一直持续着——虽然他非常想忽视这声音,消逝进思维边缘的黑暗之中——现在他还被一个人像敲战鼓一样敲着胸口。“John!”啪!啪!啪!“John!”
有嘴唇覆到了他的嘴上,温暖而潮湿,逼迫空气进入他的肺部,而突然他的横膈膜收缩,他半是吐半是咳嗽地呕上了海水和早餐豆子与面包的恶心混合物。
"John!睁眼啊,John!拜托了!"
他睁开眼,睫毛痛苦地挣开,木屋的内部模糊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。他躺在旺盛的炉火前的地毯上,什么也没有穿,只裹着一条厚被单。他痛苦的呻吟着。这绝对不是天堂。
一张脸进入他的视线。深色卷发和明亮的蓝色眼睛,高颧骨还有尖锐的眉毛。Sherlock?
哦,这也许不是天堂,但不管怎么着,他认了。
“John!你还好吗?和我说话!John!”
“Sherlock......”他的声音又粗又哑,他的舌头好像一片砂纸在嘴里。
“哦,感谢上帝!感谢上帝!”这幽灵把他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拥抱,完全忽视John的裸体,抱着他好像一个人抱着救生筏。“你在想什么!”
“Sherlock.....”
"你这个傻——你个笨蛋!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John?为什么?!"
John抓着Sherlock湿透的衬衫,把头埋进他潮湿的卷发。“你死了。”他低声说,“我看到你死了。”
“那不是真的。那些都不是真的。”Sherlock发出了一个很像是抽泣的声音,“我以为你走了。我以为—我以为……”他把John抱得更紧。“我看到你沉了下去。我以为你走了。”他说。
“他们对我撒谎了,是不是?”John问道,"Molly和Mycroft.他们说谎了。他们让我相信你死了。他们知道我有多爱你,他们还是让我相信你死了。"
他俯身又一次覆上John的嘴唇。“我很抱歉,John.我很抱歉。我很抱歉。我很抱歉。我真的好抱歉。”Sherlock在亲吻之间说。“我爱你,John,我很抱歉。
John把手伸进Sherlock的衬衫下面,把它从他的头上脱下。之后是裤子,大致扔到了沙发的方向,然后John把Sherlock拉到了他的身上。
他们在壁炉前做爱,John的腿勾在夏洛克的肩上,紧紧地抓着他的前臂。Sherlock的每一下大力戳刺都使他气短。这一切都热烈而急迫的,充满了欲望,准备得不够充分,但是既然Sherlock在这里,John就不在乎这是梦境还是魔鬼的把戏。他根本什么也不在乎了。
他花了数小时追踪着Sherlock身上新的伤疤,吻着它们,仿佛这样如果有足够时间就可以读出它们背后的故事。
他们在小小的卧室里再一次做爱,但是这一次更加和缓,轻柔,Sherlock温柔的吻覆在约翰的身体上,并轻抚他使他达到圆满。John在Sherlock的轻抚之下颤抖着,低语着他的名字,就像是在祷告一样。
这次他在真正的Sherlock Holmes身边坠入梦乡。
John在透过窗户洒下来的阳光和鸟儿的歌声中醒来。风暴已经过去了,海滩上满是浮木,而他身边是空的。他跌跌撞撞的走进厨房,正看到Sherlock把长长的手臂伸进一件皮衣的袖子。
“这不是梦。”他说。“你真的在这里。”
Sherlock转身盯着他。John知道他正试图溜走。他希望可以生气,该死的,他想要一些回答,可是当Sherlock羞愧地低下头时他突然充满了同情。“我不能留下。”他说,“我在你醒来的时候就应该离开了。这样不安全。”
“为什么?告诉我为什么。”
Sherlock紧紧地拥抱了他,把鼻子埋进John的头发。“因为我需要保护你。”他说,“因为你应该得到更好的。”
“我又不是瓷娃娃。”John喃喃地在Sherlock的衬衫边说。“我要自己判断我应该得到什么,你个混蛋。”
Sherlock的胸腔中传来了低沉的声音。是笑声,是John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听到的最美的声音。他永远不想停止听到这个声音,但是它还是在温柔的晨光中消散,在他的胸前留下了一个敞开的大洞。
“你要走多久?”他问。
“我不知道。”他的朋友——情人?伴侣?他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?——说道。“几个月,也许几年。我无法对你做出任何承诺,John。我不知道这会如何结束。”
“我会等的。我会在这里。”John说。“每年的这一天。我会在这里,我会等你。即使要一百年,我也会等你。”他现在在哭了。那哭声是一个见过天堂却又被无情地扔回地面的人的痛苦的哭声。“上帝啊,Sherlock,我怎么能这样活下去?”
Sherlock从拥抱中退回来,看着他的眼睛。“当水流带你沉陷,当你要坚持不住而崩溃或者放弃的时候,记住我就在某个地方,为了你而奋斗,为了我们而奋斗,而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的生命。”
John看着他消失在沙丘后面。
当他回家的时候他吧一个罐子放在壁炉架子上,里面放着贝壳,沙子和沙丘上的草,让他记住大海给他带回来的东西,还有承诺的日子。
他守着他的承诺。
他每年的同一天都回到那同一个木屋等待着。第一年的快乐的重逢充满了秘密的吻和在对方怀抱中度过的夜晚。他们一直拉着窗帘,Sherlock也从不在白天离开屋子。但是他就在那里,而这已经比John所敢想象的好了很多了。
这感觉像个奇迹。
第二年John独自度过。他望着沙丘,担心得要死,盼望着Sherlock在某一瞬间跨过地平线。他没有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John每天晚上哭泣着入睡。
第三年Sherlock回来了,浑身是血,被打的很惨,伤痕累累,却笑着。John觉得这次“胜利/重聚/我依旧对你去年不会来很生气”的性爱棒极了——只要你确保还在屋里,没有碰到沙子。窗帘都大开着,他们去沙滩的另一边买杂货,他们躺在沙滩上,他们笑得比夏天的阳光还要明媚。
时间一天天过去,他们在木屋的时间远远比他们应该呆的时间长,John的手机开始不间断的响。来自Sarah, Hudson太太和Lestrade的消息占满了他的语音信箱。他忽视了它们。
两天之后,Mycroft给他打电话,威胁说如果24小时内不回复,就派一支SWAT小队过来追他。
Sherlock把手机埋进沙子,在上边盖了一座沙子城堡。
当John是个小男孩的时候,他爱大海。
它很美,也很可怕,而他全心全意地爱着它。

-END-


Tags:

?

Log in

No account? Create an account